厚黑学全集 厚结人缘的处世经前言

为人处世非有“厚”的功夫不可。如果为人内向须腆,不能忍受各种在处世交往中的屈辱,过于顾及自己的虚荣心,就不能够与朋友和敌人相处,更不可能抓住机会显示自己,即使本身有出众的才智,也会淹没在芸芸众生里面,这是非常可惜的。
我们主张“黑”,我们绝不是强调在世间行使恶,只是为了每一个人以合适的方式在一生中赢得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幸福。“黑”也绝不能“不择手段,放弃道德,只要对自己的名利有益,就毫不犹豫地使用它”。这里我们所说的“黑”,不是简单的诡计多端、狡诈阴险,它更包容了睿智、谋略与高瞻远瞩的深刻内涵。谁要想充分实现自我的价值与质量,谁就要拥有较别人更多的智慧与韬略,这是现代人要成功所必需的。
厚黑学是当今社会上每个人所必须知道的学问,无论你是领导、普通人或商人。
作为领导,你必须清楚地知道:社会是一个旋转的大舞台,处世是一道难解的方程,解题的诀窍在于你怎样去管人。因为,从古至今,“仕途”是改变人生命运的一条天梯。为官一处、造福一方,恐怕是每一位领导者的理想。身为领导者你只有在管人时学会毛遂自荐、背靠大树、不耻下问、忍辱负重的领导坚忍术,杀一儆百、以毒攻毒、铁面无私、除恶务尽等领导立威术,以及忍与伸、捧与杀、炎与浮、赏与罚的领导对抗术。这样,你所管辖的范围内的人才会服从于你,让他们更为敬重于你,你才会成为更有魅力的一位领导人,只有学会这些管人的艺术,才是你作为领导者终身受益的法宝。在形形色色的社会中,明辨是非十分重要。在未看清是非曲直,宁可装做涂不行动,而不可装聪明轻举妄动。在日常生活或工作中,并不是什么时候都需要明明白白的,在某些特定的场合,出于全局考虑,需要使用一点模糊的领导术。面对危难为官者要能忍能伸,方显领导本色。君子要屈而有度,不要英雄气短。因此,领导者只有能屈能伸才能堪称楷模。既然,从政者必须屈能伸,能柔能刚,亦宽亦严,亦恩亦威。因此,对待下属既要有软的一手,也要有硬的一手,只有恩威并用,才能直正树立大正的官威。
作为普通人,你同样需要学会用厚黑学中的学问学会处世。人生在世,每时每刻都不离开与人打交道,待人处世与每个人的关系,犹如鱼得水一样,须臾不可分离。然而,世事如井水,如何探得其中深浅,最终达到如鱼得水的境地,却需要下一番功夫。俗话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亦文章。就是其中的一个深知的处世哲理。
在世时变迁的社会中,在世事纷繁、人心不古,为人处世举步维艰的时候,我们怎样才能在越来越复杂的社会中站稳脚跟、呼风唤雨、左右逢源、一帆风顺地使自己的人生更为完美呢?古人日:君子立身处事贫贱不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然而,能真正做到的人越来越少,但,只要你本着仁爱处世、以宽待人的原则,相信你的人生定会放出灿烂的光芒。
作为商人,在经商方面更要有一套自己的手段,这样我们才不会在竞争激烈的商场中被对手打倒。因为,自古商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尤其是现代商战,竞争更为残忍和激烈,要想在决逐中获胜,并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懂得现代商战中的经营之道、运作之术、致胜之法。纵观古今历史,经商不过是“软”、“硬”两手,对商家而言,其守业、合作、谋利、分享等种种经济行为,无不需要“软”道;其创业、投资、竞争、垄断、兼并等过程,更离不开“硬”术。“新经商”不仅从以上方面说明了“软”、“硬”在商界的重要性,还具体介绍了“软”、“硬”经商泰斗的一些经商法宝。纵观古今中外成功商人和企业家经营谋略,无不渗透着商界的辨证哲学。守业需要耐心,与人合作讲求诚信,谋求利益应取放有度,赢得客房更要懂得让利与人……总之,新经商不是教你妥协、退让,而是告诉你一种崭新的经营智慧。所以,要想做一个合格、成功的商人,你只有从“软硬两手”开始做起。从新经商中的“硬”招保身,以“软”招克敌,重新诠释商界成功者的不败之秘。本书是一本综合的世事书,它不仅教你如何做一位出然的领导者,让你利用“处世经”威力,你会发现自己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寻找自己的人生之路,而不是做别人的梦,去实现他人的理想;本书还告诉了你如何让你成为一位更有魅力的管理者。你要想在多变的社会中有一套自己的处世、做人的方法,本书一是本不得不看的经典佳作。
厚结人缘的处世经
人既是自然的,又是社会的。作为社会中的一份子,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都免不了要和周围的人发生各种各样的交际关系。而如今世事纷繁、人心不古、为人处世举步维艰,我们怎样才能在越来越复杂的社会中站稳脚根,呼风唤雨,左右逢源,一帆风顺地逐步完善自己的人生呢?
古人云:君子立身处世贫贱不移,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这是封建社会中理想的做人准则。然而,这并非人人都能办得到。如今,在市场经济浪潮的冲击下,随着经济意识的进一步强化,能真正做到的人越来越少。但中国毕竟有着几千年的文明史,施“仁”、“爱”依然是社会的主流,只要你本着以厚处世、以宽待人的原则,相信你的人生定会绽放出灿烂的光芒。

厚黑学全集 厚结人缘的处世经厚结人缘处世之泰斗宋江

“人见人爱、人见人敬,重情谊、讲义气、竭尽忠孝”是梁山众英雄对宋江的综合评价。比如以区区十几两银子解了李逵之急,念旧情冒险暗放晁盖,为老父冒死尽孝等等忠义之举。正是凭借这种英雄襟怀,以厚处世,使得众梁山好汉一心追随宋江,至死不渝。
厚结李逵、暗放晁盖
宋江之所以在江湖上人见人爱、人见人敬,是因为他竭忠尽孝、重情谊、讲义气,一副英雄襟怀。他一旦遇上好汉,便有结交之心。这也正是他日后聚众兄弟于梁山,被推为大哥的主要原因之一。早在梁山聚义之前,他厚结李逵、暗放晁盖的举动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一日,宋江和戴宗在一酒肆遇见一位莽汉正大喊大叫,便上前探问缘由。原来这人便是李逵。宋江见他虽然鲁莽,却憨直可爱,便有结交之心,于是劝散众人,拉李逵来桌前喝酒。请看宋江是如何结交李逵的:
宋江对那莽汉说:“壮士大哥请坐。”戴宗道:“兄弟,你便来我身边坐了吃酒。”李逵道:“不耐烦小盏吃,换个大碗来筛。”宋江便问道:“恰才大哥为何在楼下发怒?”李逵道:“我有一锭大银,解了十两小银使用了。却问这主人家挪借十两银子,去赎那大银,出来便还他,自要些使用。叵耐这鸟主人不肯借与我。却待要和那厮放对,打得他家粉碎,却被大哥叫了我上来。”宋江道:“只用十两银子去取,再要利钱么?”李逵道:“利钱已有在这里了,只要十两本钱去讨。”宋江听罢,便去身边取出十两银子,把与李逵,说道:“大哥,你将去赎来用度。”戴宗要阻当时,宋江已把出来了。李逵接得银子,便道:“却是好也!两位哥哥只在这里等我一等。赎了银子便来送还,就和宋哥哥去城外吃碗酒。”宋江道:“且坐一坐,吃几碗了去。”李逵道:“我去了便来。”推开帘子,下楼去了。
戴宗道:“兄长休借这银与他便好。恰才小弟正欲要阻,兄长已把在他手里了。”宋江道:“却是为何,尊兄说这话?”戴宗道:“这厮虽是耿直,只是贪酒好赌。他却几时有一锭大银解了!兄长吃他赚漏了这个银去。他慌忙出门,必是去赌。若还赢得时,便有的送来还哥哥;若是输了时,哪里讨这十两银来拜还兄长?戴宗面上须不好看。”宋江笑道:“院长尊兄,何必见外。量这些银两,何足挂齿。由他去赌输了罢。若要用时,再送些与他使。我看这人倒是个忠直汉子。”
关键时刻,宋江施以钱财,解了李逵之急,这使李逵非常感激。
李逵得了这个银子,寻思道:“难得宋江哥哥,又不曾和我深交,便借我十两银子,果然仗义疏财,名不虚传。如今来到这里,却恨我这几日赌输了,没一文做好汉请他。如今得他这十两银子,且将去赌一赌。倘或赢得几贯钱来,请他一请也好看。”
当时三人坐下,李逵便道:“酒把大碗来筛,不耐烦小盏价吃。”戴宗喝道:“兄弟好村!你不要做声,只顾吃酒便了。”宋江分付酒保道:“我两个面前放两只盏子,这位大哥面前放个大碗。”酒保应了,下去取只碗来,放在李逵面前,一面筛酒,一面铺下肴馔。李逵笑道:“真个好个宋哥哥,人说不差了!便知我兄弟的性格!结拜得这位哥哥,也不枉了!”
虽然只是十两银子,却结交了一位好兄弟。在宋江看来,区区钱财是小事,重要的是这份兄弟情谊。李逵十分感激这份知遇之恩,从此也便一心一意地追随宋江,至死不渝。
宋江在郓城县做押司时,结拜兄弟晁盖犯了事,济州府的官差前来捉拿晁盖。宋江知道后,吃了一惊,肚里寻思道:“晁盖是我心腹弟兄。他如今犯了弥天之罪,我不救他时,捕获将去,性命便休了。”
打定了救晁盖的主意,但表面仍对前来办案的官差说:“不妨,这事容易。瓮中捉鳖,手到拿来。只是一件:这实封公文,须是观察自己当厅投下,本官看了,便好施行发落,差人去捉,小吏如何敢私下擅开?这件公事非是小可,勿当轻泄于人。”官差道:“押司高见极明,相烦引进。”宋江道:“本官发放一早晨事务,倦怠了少歇。观察略待一时,少刻坐厅时,小吏来请。”
此时晁盖正和吴用、公孙胜、刘唐在后园葡萄树下吃酒。晁盖见庄客报说宋押司在门前,便问道:“有多少人随从着?”庄客道:“只独自一个飞马而来,说快要见保正。”晁盖道:“必然有事。”慌忙出来迎接。宋江携了晁盖手,来到侧边小房里。晁盖问宋江为何来得如何惊慌。宋江道:“哥哥不知,兄弟是心腹弟兄,我舍着条性命来救你。如今黄泥冈事发了!白胜已被拿在济州大牢里,供出你等七人。济州府差人,奉着太师府钧贴并本州文书来捉你们,并以你为首犯。天幸撞在我手里!我只推说知县睡着,且教何观察在县对门茶坊里等我,以此飞马而来报你。哥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若不快走时,更待甚么!我回去引他当厅下了公文,知县不移时,便差人连夜下来。你们不可耽搁。倘有些疏失,如之奈何?休怨小弟不来救你。”晁盖听了大吃一惊,道:“贤弟,大恩难报!”宋江道:“哥哥,你休要多说,只顾安排走路,不要缠障。我便回去也。”
宋江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拜把兄弟晁盖,其义不可谓不深,其情不可谓不厚。正是靠了这种深厚的情谊,宋江才获得了“呼保义”和“及时雨”的美称;正是通过大量的这样厚结义缘,才造就了江湖中宋江的美名,为日后宋江作为梁山首领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厚黑学全集 厚结人缘的处世经梁山聚义,义孝当先

宋江在江湖上的号召力一方面是来自于他讲义气、讲交情、对人厚;另一方面是因为在宋江的心里一直有着正统的儒家观念,他所做的全部都是为了让兄弟们共赴富贵,以取得美好的前程。不仅如此,宋江还以谦让的美德让众弟兄心悦诚服,而他对父母及朝廷的忠孝更是他日后成功的重要原因。
其一,宋江十分讲究仁义。宋江一怒之下杀了阎婆惜后,也被逼上梁山。众兄弟十分高兴,一起下去迎接。喝完接风酒,晁盖便请宋江为山寨之主,坐第一把交椅。宋江坚决不肯,便道:“哥哥差矣!感蒙众位不避刀斧,救拔宋江性命。哥哥原是山寨之主,如何却让不才坐?若要坚决如此相让,宋江情愿就死!”晁盖道:“贤弟如何这般说?当初若不是贤弟担那血海般干系,救得我等七人性命上山,如何有今日之众?你正是山寨之恩主。你不坐,谁坐?”宋江道:“仁兄,论年龄兄长也大十岁。宋江若坐了,岂不自羞?”再三推晁盖坐了第一位,宋江坐了第二位,吴学究坐了第三位,公孙胜坐了第四位。宋江道:“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众人齐道:“哥哥言之极当。”
宋江谦让山寨之主之举,更为其赢得了“义”的美名,也更加得到众位兄弟的敬重。
其二,宋江十分讲孝道。例如,宋江上山之后在筵上对众好汉道:“小可宋江,自蒙救护上山,到此连日饮宴,甚是快乐。不知老父在家,正是如何?即日江州申奏京师,必然行移济州,差落郓城县追捉家属,此事恐老父受惊,性命存亡不保。宋江想念:‘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欲报深恩,昊天罔极。’因老父生育之恩难报,暂离山寨,欲往敝乡,去家中搬取老父上山,昏定晨省,以尽孝敬,以绝挂念。不知众弟兄还肯容否?”晁盖道:“贤弟,这是件人伦中大事,养生送死,人子之道。不成我和你受用快乐,倒教家中老父吃苦!如何不依贤弟。只是众兄弟们连日辛苦,寨中人马未定。再停两日,点起山寨些少人马,一径去取了来。”宋江道:“仁兄,再过几日不妨。只恐江州行移到济州,追捉家属,这一件不好。以此事不宜迟。也不须点多人去,只宋江潜地自去,和兄弟宋清搬取老父,连夜上山来。那时使乡中神不知,鬼不觉。若还多带了人伴去时,必然惊吓乡里,反招不便。”晁盖道:“贤弟,路中倘有疏失,无人可救。”宋江道:“若为父亲,死而无怨。”宋江上梁山的当天,因心系老父安危,不顾众人劝阻,当日便独自下山去了郓城县。可见,宋江的所想所做,充分表现了他的忠义和孝顺,这也是他最为人所称道的地方。
谢金拒授,散财救困
宋江待人处世之厚,还表现在他不贪图钱财,无论是对他人还是朋友,他都解囊相助,而从不靠仗义取财,这从宋江婉拒晁盖等人赠送的谢金黄金一百两就可以看出来。
《水浒传》中记载,宋江放走晁盖之后,心里也暗自寻思:“晁盖等众人不想做下这般大事,犯了大罪,劫了生辰纲,杀了做公的,伤了何观察,又损害了许多官军人马,又把黄安活捉上山。虽是被人逼迫,事非得已,于法度上也难饶恕,怎奈兄弟情义,舍弃性命也要救他啊!”遂将此文书立成文案,行下各乡各保,自理会文卷。
一日宋江在县城外茶房吃茶,见一大汉去路边一个篦头铺里问道:“大哥,前面那个押司是谁?”篦头待诏应道:“这位正是宋押司。”那人提着朴刀,走到面前,深施一礼,说道:“押司认得小弟么?”宋江道:“足下有些面善。”那人便说找个僻静地方有话要说。两人来到酒楼上,拣个僻静阁儿里坐下。那汉倚了朴刀,解下包裹,撇在桌子底下,扑翻身便拜。宋江慌忙答礼道:“不敢拜问足下高姓?”那人道:“大恩人如何忘了小弟?”宋江道:“兄长是谁?真个有些面熟。小人失忘了。”那汉道:“小弟便是晁保正庄上曾拜识尊颜、蒙恩救了性命的赤发鬼刘唐便是。”宋江听了大惊,说道:“贤弟,你好大胆!早是没做公的看见,险些儿惹出事来!”刘唐道:“感承大恩,不惧怕死,特地来酬谢大恩。”宋江道:“晁保正弟兄们近日如何?兄弟,谁教你来?”刘唐道:“晁头领哥哥再三拜上大恩人,得蒙救子性命,如何不报。见今做了梁山泊主都头领,吴学究做了军师,公孙胜同掌兵权。林冲一力维持,火烧了王伦。山寨里原有杜迁、宋万、朱贵和俺弟兄七个,共是十一个头领。见今山寨里聚集得七八百人,粮食不计其数。只想兄长大恩,无可报答,特使刘唐赍书一封,并黄金一百两相谢押司,并朱、雷二教头。”刘唐便打开包裹,取出书来递与。宋江看罢,拽起褶子前襟,摸出招文袋。打开包儿时,刘唐取出金子放在桌上。宋江把那封书———就取了一条金子,和这书包了———插在招文袋内。放下衣襟,便道:“贤弟将此金子依旧包了,还放桌上。且坐。”刘唐吃了酒,把桌上金子包打开,要取出来。宋江慌忙拦住道:“贤弟,你听我说:你们七个弟兄,初到山寨,正要金银使用。宋江家中颇有些过活,且放在你山寨里,等宋江缺少盘缠时,却教兄弟宋清来取。”刚送走刘唐,做媒的王婆引着一个人过来见宋江。王婆指着那人对宋江说:“押司不知,这一家儿从东京来,不是这里人家。嫡亲三口儿,夫主阎公,有个女儿婆惜。他那阎公,平昔是个好唱的人,自小教得他那女儿婆惜也会唱诸般耍令。年方一十八岁,颇有些颜色。三口儿因来山东投奔一个官人不着,流落在此郓城县。不想这里的人不喜风流宴乐,因此不能过活,在这县后一个僻静巷内权住。昨日他的家公因害时疫死了,这阎婆无钱津送,停尸在家,没做道理处。央及老身做媒。我道这般时节,哪里有这等恰好。又没借换处。正在这里走头没路的,只见押司打从这里过来,以此老身与这阎婆赶来。望押司可怜见他那个,作成一具棺材。”宋江道:“原来如此,你两个跟我来,去巷口酒店里借笔砚定个帖子与你,去县东陈三郎家取具棺材。”宋江又问道:“你有使用么?”阎婆答道:“实不瞒押司说,棺材尚无,哪讨使用。其实缺少。”宋江道:“我再与你银子十两做使用钱。”阎婆道:“便是重生的父母,再长的爹娘。做驴做马报答押司。”宋江道:“休要如此说。”随即取出一锭银子,递与阎婆,自回下处去了。
在这一段文字中,宋江既对自己救人的义举没有任何的后悔,而又对送到眼前的百两黄金毫不动心,他心中的情意之笃,可以说是无与伦比。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够对素不相识的人以重金进行救援,为死者买棺材厚葬,他的处世之厚可以说是举世无双。